当前位置:

英智库报告:仅在2017年,美军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就超过葡萄牙

发布时间:

2024/01/18

来源:

环球时报

浏览次数:

2534

极端天气频发、洪涝灾害加剧、粮食减产、海平面上升……气候变化已在全球范围内造成巨大影响。在全球共同努力应对这一挑战时,一个“房间里的大象”却经常被人们忽视:美军作为全球军费支出最高军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已超过一些发达经济体,但却一直没有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英国智库“联邦”与美国智库“气候与社会项目”于去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和英国军队是世界上对气候危机负有最大责任的两个机构。在近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报告的两名主笔坎姆·加利和帕特里克·比格认为,美国军方将其感知到的战略利益置于相关行为的生态影响之上。美国支持的冲突是不安全、暴力和不稳定的根源,美军已经成为生态破坏的主要根源。
       美军年温室气体排放量惊人

尽管没有具体数据显示美英两国军队究竟在全球范围有多么庞大的存在,但这从两国军费的规模可见一斑。美国《2024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显示,该财年的国防预算高达8863亿美元;英国在2023至2024财年的国防预算也达到500亿英镑。

上述报告表示,“美国和英国武装部队维持其全球军事影响力的环境成本是惊人的”。报告统计,自2015《巴黎气候协定》签署以来,美国和英国军队已合计排放了至少4.3亿吨二氧化碳当量,超过了英国2022年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仅在2017年,美军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就超过葡萄牙。

报告估算称,为对这些排放提供最低限度的补偿,美国军方应该提供1060亿美元的国际气候融资,英国军方则应提供50亿美元。

报告的两名主笔人、“联邦”智库高级研究员坎姆·加利和“气候与社会项目”研究总监帕特里克·比格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尽管美国和英国军方声称在认真对待气候变化危机,并且将自己描述为“问题解决者”,但国际社会并没有看到他们的行为发生任何有意义的变化,尤其是在日常军事行动中产生最多碳排放的空军飞行中。

报告称,美国和英国军队一直依赖国际军事工业来提供设备和服务。在美国和英国,军事装备行业都是公共投资和国家能力的受益者。例如,在美国,国防部一年的预算——其中大部分都流向了私人承包商——占据大部分联邦政府的可自由支配支出。

通过游说掩盖巨大危害

半岛电视台去年12月称,规模庞大的美国军队产生的碳足迹比世界上任何其他机构更大,但在披露其温室气体排放时却“逃脱”了责任。2019年的两份报告显示,美国军队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氢化合物机构消费者,其排放量比葡萄牙和丹麦等工业化国家还多。然而,它对地球“供暖”的“贡献”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了。

报告认为,美国一直在回避其军队造成的气候影响。加利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美国和英国军队排放温室气体和维护化石燃料利益的历史以及其军事设施造成的环境破坏,被掩盖在国际气候协定中。例如,由于美国的游说,其在海外的军事排放不受1997年《京都议定书》的约束,而美国在全球的军事基地可能多达750个。在2015年的《巴黎气候协定》中,是否报告军事排放也只是一个可选项。

半岛电视台则提到,美国军方对于碳排放数据的披露很少。有测算显示,美军2017年一年的石油消费量高达1亿桶,美军的武器系统(坦克、舰船和飞机)消耗了大量燃料。

尽管上述排放数据已经相当惊人,但这依然是“极其保守”的数据。报告表示,相关统计基于美国和英国政府“不透明”和“不完整”的数据,且不包括相关供应链的大部分排放量。此外,报告也未能考虑军事行动带来的某些气候影响,例如喷气机燃料的特殊气候变暖特性等。

“将我们不断减少的碳预算浪费在战争上是愚蠢的”。比格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提及延宕至今的新一轮巴以冲突。他认为,对于所有冲突的参与方都是如此,特别是对于美国而言,因为它已经产生了巨大的碳排放。

其他环境破坏层出不穷

半岛电视台称,美军造成的损害不仅仅是在碳排放方面。“猖獗的军事扩张”还影响了空气质量、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以及基地周围居民的健康。

不少外媒曾报道称,位于太平洋中部的马绍尔群岛是美军军事行动的主要受害者。据悉,1946年至1958年间,美国在马绍尔群岛及其上空和海底进行了67次核试验。暴露在核辐射下的岛民出现了严重的辐射中毒症状,一些周边岛礁居民因癌症、白血病等疾病丧生。

美国《星条旗报》去年曾报道,在驻日美军仓库附近的地下水中发现了高浓度有毒化合物——全氟和多氟烷基化合物(PFAS)。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份内部报告显示,2002年至2016年期间,美国驻日本冲绳的3座军事基地至少发生270起污染环境事件,仅有6起向日本政府通报。此外,多家西方媒体披露,被美军占领过的地区也因为军事行为而承受巨大环境损害,导致当地民众疾病发病率上升。

联系电话

028-85580303

周一至周五 9:00-17:00